博物館藏品的重要性


在現今科技發達,網上資訊流行的年代,自然歷史收藏看起來像是不同世紀的古物。然而,恰恰相反,標本的收藏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用。





一個標本代表了一個信息寶庫,人們可以從中提取大量數據,未來可能會有更多。例如,從標本中,您可以從外部形態和內部解剖結構(例如使用電腦斷層掃描)進行無數次測量,提取 DNA,測量特定污染物的含量,甚至測試羽毛、毛皮或角質層(節肢動物的外層)對光的反應等科學家可能感興趣的不同類型的數據。總而言之,這些新知識可以讓我們更了解這些物種的生物學,牠們受到的威脅(例如污染),進化歷史和牠們對生活環境的適應能力,最重要的是對牠們分類學的研究。





這可能會讓您感到驚訝,但是物種的定義,或者更準確地說,物種被定義的方法,並不總是完全固定的,而是隨著新知識的出現有可能會產生變化。例如,當初被認為是單一且獨特的物種實際上代表了 2,3,4 甚至更多的物種。這些,有時被稱為「隱存種」,是看起來相似但實際上代表不同物種的生物,由於使用DNA、形態學甚至生物化學的方法,牠們能被區分了。因此,您可以想像將兩或三個物種混淆為一個物種的後果,對牠們的生物學(例如牠們生活和使用不同的棲息地)、分佈和保育的理解而言可能是一個重大的轉變因素。相反,有時兩個或多個被認為不同的物種在仔細檢查標本和從中檢索到的數據後發現原來牠們是同一物種。這個棘手但絕對具有開創性的生物學領域對於了解生物多樣性、對生命之樹進行編目以及保護它的所有枝葉(請允許我使用這個植物比喻)至關重要。但要做到這一點,獲取經過妥善保存和管理的標本絕對是必不可少的,這是數碼世界可以支持但不能完全取代的東西。


標本收藏雖然有時被視為過去塵土飛揚的遺跡,但實際上是我們未來的生物庫。最重要的是確保這些我們尚未完全發掘的信息礦洞得到保護和加固,以便在 50 或 500 年後,後代仍能對這種生物遺產、生物的多樣性感到興奮。讓標本來保護或修補由我們的無知而破壞的生命之樹。